(這是一篇與嵐無關的灰暗自我反省文)

 

 

 

 

 

 

 

這次回來台灣每天關在家裡回顧了這半年的留學生活,

去日本前身邊的朋友都開玩笑說我終於要過去變日本人了,

懷抱著一絲不安到了那邊後發現我完全沒有一點的適應不良。

也從未因為離開家人或朋友流過一滴淚。

很多朋友在過年那段期間有回來台灣,一月開學後都說台灣太美好不想回來日本。

我完全無法理解為什麼,這次要不是因為沒錢只好回來台灣生活費比較便宜,我壓根不會想回來。

在台灣大病小病不斷的我到那邊不管再冷穿再少我居然也都沒感冒過一次。(白繳了半年健保費)

很自然的生活在日本融入日本,快速的程度讓我自己也開始懷疑我該不會上輩子真的是日本人吧。

一開始去留學的理由很多,主要是想趁年輕時把自己想做的事做一做之外,嵐當然也是原因之一。

但除去以上的理由,我本身原本就非常愛日本。

文化也好環境也好風景也好,大城鎮小村莊也好我全部都喜歡。

甚至是個性很討人厭的日本人我也很喜歡。

生活在大家都講話顧前不顧後的台灣曾經讓我很痛苦,所以日本人隱晦的講話方式簡直就是我的天堂。

也因為這樣,我原本是希望繼續在日本升學或是找工作的。

如果可以我真想一輩子活在日本,最好是變成日本人。

 

可是這次回來在台灣過海關時,在一堆紅色護照中拿出綠色護照的我走去本國國籍通道,

那一刻真的覺得,我一輩子都會是台灣人,不過外表看起來再怎麼像,講日文再怎麼標準,

我拿的護照永遠都是台灣國籍。這就是事實。

把工作丟下把爸媽丟下不顧一切去日本的我,得到的究竟有沒有比失去的多?

如果說我要為自己而活做自己想做的事,那養我20多年的爸媽要誰來為他們而活呢?

可以想到這點也許我是成長了吧。

 

除了這點讓我想留在日本的心動搖了之外。

這個月公布的N1成績也是。

我沒有想到我可以這麼快就過了N1,因為我摸摸我自己的良心,那天考試我有一半以上全部不會。

以前看網路上大家都說過了N1後才是日文的開始,我現在終於可以體悟了。

我這種程度?甚麼都不會的程度?文法亂七八糟的程度?

去日本時給自己立下的目標是要可以流利的跟日本人聊天,可以確切的表達自己想表達的事情。

為了達到這個目標每天說實在的壓力真的很大,

課堂上講話吃了螺絲,跟日本人講話想不到詞句的那天回家後,就會非常的低落,

難過的一直問自己到底灑了那麼多錢來日本幹嘛。

在去日本前我沒有學過甚麼日文,也沒上過課。

所有的一切都是從小打電動看漫畫喜歡偶像累積來的,

所以文法上我常犯一些初學者會犯的錯誤,也常常想不要對自己太苛責。

但一想到燒了那麼多錢,就還是會想努力的把這個大洞填滿。

想讓自己的實力跟日文系畢業的一樣。

這個目標是不是太不切實際又太遠大了?

 

要回來台灣的那個禮拜,有一批台灣日文演講優勝的高中生們來日本做類似交流會之類的活動。

做為早稻田的代表,我也去參加了。結果深深受到打擊。

這些生活在台灣的高中生每一位日文都ぺらぺら而且跟日本人交談完全不會有困難。

既然在台灣都可以學到這樣的地步我去日本幹嗎?

人家才16.17歲就達到這樣的程度了,

而我已經26歲了還事業無成成天追逐著不知道該不該追的夢想。

當下就覺得我應該該回台灣了吧。

 

沒有錢去留學真的是很辛苦的。

大家邀約去聚餐時就算不想去也只能硬著頭皮去,

去了也只能點最便宜的東西吃,然後再削減隔天的吃飯預算。

一開始到日本時很開心的常常買雜誌,到現在就算嵐有在上面我都會考慮要不要買。

就算只有5,600日幣也要很小心的規劃。因為一天的生活費也只有2000日幣。

因為錢的壓力反而沒辦法很開心的追星。

日本也許很美好很適合我,但可能不適合沒錢的人吧。

留學很有趣也很接近我夢想中的生活,但可能不適合家境貧窮的我吧。

 

現在只能期待春天來臨了!!

在日本,4月是萬物的開始。

新的學生會離開家裡展開自己人生另一段旅程。

也有學生畢業成為社會人,加入喝個爛醉吐在車站的行列。

在櫻花紛飛的天空下,也許我會找到新的想法,新的去路吧。

 

過ぎ行く時間の中で、行き場所を探している。

    全站熱搜

    阿蘇卡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2) 人氣()